2016年5月12日星期四

上班那檔事

不知不覺開始上班五個月了。剛開始幾天極度不適應,除了早起之外,就是需要坐在辦公室裡一整天。我向來都是坐不住的。坐不住不是愛亂跑,而就是字面上的坐不住。我平時用電腦或吃飯其實比較愛翹腳或蹲著,就連做功課寫字也愛趴在床上寫。通常只在家裡這樣,曾經被說過我像捕魚人家在船上吃飯一樣。一開始上班要正襟危坐的在辦公室裡坐住,到了下午坐骨(其實就是屁股)就開始痛了。然後我就不時不時的去上廁所,趁機站起來走動走動。

之後就開始慢慢習慣了。到了今天,唯一的感觸就是時間過得非常快。上班,午休,繼續上班,下班,然後一天就過了。一天天熬過去,其實週末很快就到了。傷心的是,星期一會來的更快。接著在還沒來得及發現一個個星期在流逝之際,突然,發薪水了。當然發薪水是件好事,但這意味着一個月就這麼過去了。其實主要會感到焦躁的原因是因為我的碩士論文需要在六個月之內做好修改。而如今過了兩個月卻還沒什麼進展。

三月時候回去MMU進行了答辯,答辯之後的結果分為五個等級: 無修改、小修改、大修改、重新審核以及駁回。聽說原本評委給我的結果是“小修改”,結果我的co-supervisor要求改為“大修改”。原因是“小修改”的修改時間是三個月,而“大修改”的時間是六個月。他認為我在工作,三個月的時間有點太倉促。當時我是覺得有點可惜,因為這兩個修改等級的通過要求不同,小修改當然比較容易。如今過了兩個月我還沒完成我的論文修改,看來似乎應驗了我co-supervisor的看法。不過我認為主要還是因為我不見棺材不掉淚的惡習,要是修改時間只有三個月,我猜我應該會早點開始做吧。不過米已成粥,我就利用這六個月慢慢修改。希望不會一個不小心六個月都沒完成,直接被當了那真的是超級大悲劇了。

話說終於接近完成了我的碩士。之前幾年我都在掙扎着,曾經寫過那感覺像是在海上漂流卻見不到岸。如今貌似上岸了,卻有另外一種奇怪的感覺。在等待論文審核、答辯以及修改的這段時間,我在年頭一月開始上班。原本打算做三個月,到試用期結束時離開公司。沒想到三個月一眨眼過去了。主管叫我進辦公室簽正式合約時,想想辭職了也不懂要幹嘛,結果就簽了下去。之後還是常常想着要不要辭職,這份工其實蠻有趣的,但跟我的碩士沒什麼關係,感覺有點像是浪費了幾年在讀碩士。但就算畢業典禮過後辭職,之後要做什麼卻又不太知道。

如今感覺就像是終於脫離了苦海上了岸,到了一片沙灘上。環顧四周,一片無際的沙灘,依然不知道要往哪裡去,做些什麼事。好多些一早上岸的同學朋友們,各自有了自己的活動。有些爬向某座高山,有些搭建好屋子定居,有些開了店在海邊做起了生意,有些當起了游泳教練,更有些在其他不同島嶼登錄了。而我,依然披著濕漉漉的衣物站在沙灘上,茫然的不知去向。應該開始砍樹收集木材搭建屋子,還是鑿山洞造個庇護所,或是前往尋找不知名的森林探險,抑或是不懂吸取教訓的跳回剛脫離的大海,繼續浮浮沉沉的漂流?

其實這麼多的天馬行空,最後只有一個結論。先完成論文修改,順利參加畢業典禮再說。要是一個不小心超過時間沒做完,那一切將都化為烏有,登錄的沙灘也只是海市蜃樓。所以呢,目前還是乖乖的上班,晚上用功點修改論文吧。照理說每天花一點時間修改論文應該不難。但事實並不止是犧牲一點睡眠時間的問題,而是每天放工後的疲累感,要打起精神做功課真的不容易。而週末,有種好不容易熬到星期五,先輕鬆一下子獎勵自己的想法。然後一下子,一下子就星期一了。

這種感覺真的很差。以前中小學時常常懶惰沒做功課被父母老師罵。當時是想要玩電腦、打球、和朋友喝茶等等,所以不想花時間做功課。不想做,所以沒做,這是正常的。唯一怕的就只是被處罰而已,所以只要躲過了處罰,一切就都好。可是現在我想要做,知道應該做,偏偏就是沒做,我認為這是有區別的。這情況就像一個不懂父母賺錢辛苦卻愛花錢的小孩,和一個入不敷出卻忍不住一直購物的打工族。前者可以說是還小不懂事,而後者則是一種近乎病態的惡習了。我想後者的惡習常常都是小時候仗著“不懂事”三個字慢慢培養出來的。只能說,要改正真的需要很大的毅力。

不知不覺,又寫了一堆廢話。其實一開始是發現臉書這個note的新layout看起來很炫,想要試寫點東西post一章。結果寫着寫着,寫成了每一段都跳topic,跟前一段沒什麼關係的怪文章。不過既然寫了這麼多,那就這樣吧,不想改了。最後再跳回第一段的topic,繼續寫我本來構思好想寫卻鏈接不到的事吧。就這段工作時間發生了兩件趣事。

第一件事就是我早上去上班的路上有點塞車,所以需要早一點從家裡出發。有段時間常常會拖拖拉拉,到最後都會遲到公司。不過最近這情況卻改善了。原因是hitz fm 的gotcha call。這是一個整人的節目,通常7點27分左右會播,只撥個三分鐘左右。發現這節目後,為了收聽我每天會準時在7點27分之前開車,而這時間剛好讓我能早五分鐘抵達公司。若哪一天我錯過了這個gotcha節目,我就知道我當天會遲到了。

第二件事是件更扯的事。上個禮拜爸媽和二姐來古晉一個禮拜。某一天我把電話的電池拆出來再裝回去。然後第二天,沒事發生。電話alarm依然有作用,叫醒我去上班。我刷了牙下樓煮了一包daddy 面當作早餐。吃完回房間準備上班。這期間我爸和我弟都被吵醒了。他們分別都問了我現在幾點了。第一次我告訴我爸六點半了,第二次我告訴我弟7點了。當時我還說今天外面好像比較暗哦。然後他看了他的電話,說現在是三點。

然後我看了一下櫥上的時鐘,嗯,的確是三點。然後我就躺回床上繼續睡我的大覺。原來我的電話不懂為什麼沒有自動和網絡的時間同步,所以那個時間是錯誤的。難怪我下樓時外面特別暗,而我的姑姑竟然還沒醒。然後我就繼續睡,睡到六點半再一次醒來刷牙吃早餐。這感覺真的非常奇妙,很難形容。有點不真實但又很真實,總之就是個奇怪的體驗

2015年6月9日星期二

回家的日子

一眨眼又到了六月份,大多數大學生畢業的日子。前不久團契裡剛舉辦了一場歡送會,有好幾個學弟妹們準備畢業離開了,各自有著種種的不捨。我從學長的歡送會一路參加到自己的,然後被歡送後繼續留下,到現在開始歡送學弟妹了。

歡送會前,主辦人問我是不是快畢業了,該不該把我放進被歡送的名單裡?我說我還沒那麼快畢業,就不必放我的名了。這其實很矛盾,一方面我不想成為被歡送的對象,一方面又想快點畢業離開。更矛盾的是,我其實很喜歡這裡的人事物,但又很想快點離開這個地方。

當初決定以研究方式深造碩士,原本打算努力點可以盡快畢業。而如今拖了這麼久還畢不了業,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些挫折感。常有人問我畢業後去哪裡發展,有幾個想法,但還沒真正有一個決定,不過會盡量離開馬六甲就是了。

這樣的想法並不是因為這裡的人事物不值得留念,而是想換一個新的環境,有種重新開始的感覺。總覺得一個地方呆太久了,會變得太習慣,就會沒新鮮感,沒動力。

話雖如此,但有一個地方是例外,那就是家鄉泗里街。這一次決定回來有點突然,原本以為阿嫲生日是在18日的,有打算那時回來一趟。結果聽到五月尾泗里街有 一個球賽,開始猶豫要不要早一點回來參加。當時考慮了一段時間,一狠心買了機票打算就回來三個禮拜,直接從球賽日期呆到阿嫲生日那天。

訂了機票後,只剩大概一星期留在馬六甲。當時打算把實驗一股氣做完,回來家裡三個星期安心的寫論文就好。沒想到實驗的問題一個個接種而來,回來前幾天忙到焦頭爛額。在這之間麻煩了朋友到實驗室幫我解決一些問題,還有星期五快放工時間跑到供應商的廠裡麻煩他幫忙。
好不容易解決了一個問題,星期五晚上又發現另一個問題,結果星期六一大早又去“拜訪”他。幸好他們星期六有做半天。原本來不及解決的問題,聽到我要回家 後,廠裡的頭手換了個替代方案,當天中午就為我趕出我要的東西。等待時去雞場街買了一些二姐要的東西,順便買了一盒鳳梨酥準備請那個頭手吃。接連幾天一直 往他的廠裡跑,我猜他每次一看到我大概就頭痛了。想說買些東西感謝他,結果他堅決不要,最後自己給吃了。

為了可以安心回家打球,接連幾天在實驗室裡趕工,結果以半蹲的姿勢弄東西弄太久,腰有點閃到,膝蓋也有點酸痛。心想完了,原本為了打球趕工,現在受傷了球也打不到了。幸好傷得不嚴重,休息了幾天就好了,還是順利的回到家鄉參加比賽。

好久好久沒在泗里街的球場比賽了。那些燈光、裁判、氣氛、球員們,依然那麼熟悉。雖然錯過半決賽,表現也還是有點差強人意,但至少不像以前那麼地怯場了。我想應該是因為較多的注意力放在享受球賽,而不是表現與勝負上了吧。

原本打算在家呆三個星期的,但一來回家前才剛剛完成實驗,還沒向supervisor展示;二來發現一些問題要和supervisor當面討論,再來阿嫲的生日提早慶祝了。考慮了一下,最後決定下個禮拜就出去馬六甲了。原本打算三個禮拜的休息時間提早結束了。

不過回到家真的太享受了,原本安排好要回家做的事,過了一個禮拜了還沒開始動工。明天開始真的要努力了做了,務必要在出去前完成!還有跟家人的台灣之旅也是時候要安排了。

只能說回到家太舒適了,感覺自己還像在中學時期一樣,放學後就是看看電視,打打球,喝個茶一天就過了。明天開始要懸樑刺股了! ;D

2015年4月7日星期二

政府b̶e̶a̶t̶ feat人民【因為GST】

民:給你一張過去的receipt
看看那時我們的曾經
有時會突然忘了還要還GST

政:再管不了那麼多顧慮
就算會影響下次選舉
雖然會經常被罵我依然GST

政:因為GST 不會造成悲傷
民:所以一切都是自己的想像
政:因為GST 簡單不困難
民:所以老店不是因你收檔

政:因為GST 會慢慢被淡忘
民:可是六個巴仙都寫在賬單
政:因為GST 慢慢會習慣
民:依然還是騙人的伎倆 一模一樣

政:再管不了那麼多顧慮
就算會影響下次選舉
雖然會經常被罵我依然GST

政:因為GST國債才能償還
民: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考量
政:因為GST 是為了發展
民:依然隨時可以為你買單

政:因為GST 什麼都不會漲
民:所以薪水還是和以前一樣
政:因為GST 你們能負擔
民:依然還有人在那裡加班 越來越晚

民:給你一張明天的toto
看看到時會不會中獎
政:不說還差點忘了這也要GST

2015年3月10日星期二

三•九

曾經以為二八年華指的是二十八歲,到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指十六歲左右少女的青春年華。這麼說我今年算是三九年華?不對,這三九二十七的年歲應該不再華麗了 吧?有句成語叫華而不實,那反過來就是不華則實吧。原來我今年要算是三九年實了。三月九號也是本人的生日,所以其實是剛踏入這三九年實。二十七這個歲數, 不再華麗,就以這個“實”字期許自己這一年可以踏實,誠實,真實,充實,結實,貨真價實,豐衣足食,似曾相識,曾幾何時,八九不離十~

三月九號這一天就我認識的人當中就有好幾位朋友一起生日。這倒是有一個好處:就是生日很容易被記得,算是挺另類的沾光吧。今年的生日朋友們提早一天慶祝。 原本的計劃應該是要有驚喜的吧,可是基於種種的跡象,心裡也猜得差不多了。不過還是真心感謝一塊慶祝的朋友們,同時祝一塊慶祝生日的懷全和啟鋒生日快樂!

生日當天早上到了學校解決一點事情,想說今天自己生日,就不呆在學校一整天了。弄完事情後就決定回家。今年生日女友在韓國,不過倒是寄了一封跨國信息祝我 生日快樂,也叫我自己放假一天,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我就想好吧,今天就對自己好一些,做點喜歡的事。可是,做什麼呢?一開始想說放縱一下,去看戲還是逛 街,可是沒什麼想看的戲,想買的東西。想想還是算了。不然去網咖打個dota也不錯,自己電腦裡的dota已經uninstall好一段時間了。後來想想 也是別了。一來怕一打又上癮了,一不小心就install回,到時又是無心做事了。二來嘛,自己一個人打,最後落個被慘殺的機會應該很大,想想還是打消了 這個在自己生日虐待自己的方式。

最後想想不然回家看看書,寫寫paper。畢竟荒廢了好一段時間,是時候要交出來了。可是說好的生日對自己好一點呢?為了下決定,生了一個廢廢的想法。就 每個人心中都有兩個人,卡通中通常把他們畫成拿著魔法棒的天使和拿著三叉戟的惡魔。事實上就是兩個想法,一個是想要的,一個是認為應該要的,大概就是理性 和任性兩面吧。一般上來說,對自己好一點就是做點自己想要做的事,反之,就是自律。自己規律自己,聽起來是對自己嚴厲,一點都不好。但仔細想想,做認為該 做的事,應該是對自己有益處的。對自己有益處,那就是對自己好了呀。

有了這個想法,好像生日當天回家寫paper就不是那麼痛苦的一件事了。或許是『奇葩說』看多了,常常在看的時候,明明一件事兩個不同的立場,選手們用一 些很酷很帥很熱血的句子包裝後,好像他們講的都對。很多時候我們做選擇時候都是這樣,常常需要的只是一個聽起來順耳,說服得到自己的理由罷了。而腦海裡這 惡魔和天使的戰爭,勝負常常取決於他們的武器,用什麼來包裝那語言而已。如果我想,生日時還要對自己那麼嚴厲,太殘忍了。那麼我會覺得回家做功課很痛苦。 但如果我想,回家寫paper,可以幫助自己順利畢業,對自己真好。那這時我生日回家做功課又變得不那麼痛苦了。其實理性和任性兩個想法都是自己的,想要 對自己好一點:是理性的對任性的好,還是任性的對理性的好?其實都是對自己好。有趣的是,這兩件事竟是完全相反的。

想了那麼多,後來還是回家了。Paper是有寫,可是只寫了一下子,然後就開始看書了。看書還算是對自己有益處吧?就勉強算是一個又任性想要,又理性認為 應該可以要的選擇之一吧。生日這麼一天算是就這樣過了吧。明天還是乖乖的呆在學校,不然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開始專心寫paper了。

今天生日,朋友們的祝賀當然是少不了的。在這裡要感謝各位的祝賀,小弟我珍惜萬分。祝賀當中包括一些老朋友。隨口開個玩笑約他們說到去Sugarbun慶 祝生日,沒想到勾起當年到Sugarbun或是KFC慶祝生日的回憶。當時還真的是“生日會”,算是奢侈的了。因為會邀請朋友出席,然後由壽星買單。讀大 學後,這情況反而相反,是其他人要邀請壽星晚餐,然後來個驚喜,還得幫壽星付費。不過這裡出席的朋友通常比較大群,吃的東西也比較貴。要是得由壽星買單, 還真的是負擔不起呀。生日剛過這麼說有點不對勁,不過我是覺得這第二種比較恰當。讓壽星生日時可以吃點特別的,然後由眾人分擔,負擔沒那麼大。純粹只是懷 念好久前的生日方式,約幾個較熟的朋友請他們吃頓好的,之後大多數就是去網咖廝殺一番才回家。小的時候如果有朋友生日,跟父母討錢說:“我朋友生日每個人 要出點錢請他”好像有點怪怪的。還是:“我生日想請朋友吃一頓”這樣討錢比較正常吧。大了之後知道父母賺錢辛苦,換成眾人請壽星,這轉變感覺也那麼地自 然。再一次,為著昨晚那一餐,我想說:“謝謝你們,讓你們破費了^_^ ”

最後,剛邁進二十七歲,我想引用孔子的話。孔子說三十而立,那我還沒三十,才三九,應該可以不必立著,那我就躺著睡一下吧。晚安!

2015年3月3日星期二

誒新年又過了之我要畢業!

最近很多以誇張標題奪人耳目的文章,這標題不是“誰誰誰沒教的事”,“就是幾億人沉默了,震驚了”。甚至還有網站乾脆讓你輸入相關詞,它直接幫你下標題。 通常看到這種標題,我直接跳過不看。每次按進去看完都會有種上當的感覺,不過就是會有那麼幾次,還是忍不住按進去看了。

其中有一個就是提到一個論點,說時間近年來越過越快。文中提到什麼地球共振從8Hz左右變成12Hz,所以我們的一天實際上只有以往的16小時左右之類的 無稽之談。雖然是無極之談,但時間變快這個說法很有趣。因為那是一個無法被驗證錯誤或正確的說法。所有東西都被時間所影響,所以時間變快了與否我們無法知 道。

就像是我說這世界所有的東西都在膨脹。所有的東西包括我們本身以及四周圍的環境,包括我們看到的一切東西,大如太陽月亮星星,小如原子電子,也包括所有的 測量工具如尺都以相同的比例增大了。因此我們是無法從視覺上發現東西變大了。當然啦,如果說這事真的發生的話,我們還是可以發現的。這物理的特性還是會有 影響的,各物件之間的作用力應該就是最明顯的一個方法了。天文學家可能發現地球自轉變慢了,生物學家可能發現細胞分裂速度變慢了,但最先發現這件事的會是 女人。她們首先會發現她們的體重增加了。

從視覺上無法發現所有的東西是不是在膨脹,正如我們無法發現時間是不是變得越來越快。這是因為時間影響一切,包括你的手錶。唯一能測量時間的東西也被時間 所左右,那我們怎麼知道時間是不是一直保持著同樣的速度呢?事實上“時間的速度”這個詞本身就有問題。所有東西的速度都是以時間為相對的標準。例如一秒走 十步,一秒飛一公里,一秒流一公升。變快了一秒走二十步,一秒飛三公里,一秒流四公升。就是那麼時間的速度要怎麼形容?一秒過一秒?時間變快了又是怎麼回 事?一秒過兩秒?時間的速度都無法被定義,再去說時間越來越快基本上就毫無意義。但我剛才提到的那篇無稽之談的文章之所以還能得到這麼多的點閱率,只有一 個原因:

因為我們都這麼覺得:時間越過越快。

我會注意到這事是因為農曆新年。小時候最期待的就是農曆新年了。有紅包,有汽水,有零食,有肉乾,有親戚朋友,有遊戲。感覺好不容易在那學校裡被老師折騰 的一整年,就為了等著農曆新年。當時總感覺要寫無數多的功課,被老師打過無數次,要聽過好多次的下課鈴聲,才可以過一次新年。可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有了 “誒又過新年了”的感覺。一年年的就這麼過去了。
當年中學時期一大群同學一塊兒去拜年。後來中學畢業後,每年新年總是不齊人。某年誰誰誰沒回來,某年有誰誰誰出國過年。原以為今年大多數的朋友都畢業了, 會是這幾年最熱鬧的一年。沒想到今年的初一初二初三的白天我差不多都是在家裡睡覺度過的。現在算一算,今年只去了三個朋友家拜年,倒是喝茶喝了挺多家。然 後現在,新年差不多又要結束了,過兩天又要出去馬六甲了。

這一次回來原本打算呆久一點,順便在家裡寫下我的paper。結果從朋友差不多都離開泗里街,活動開始減少時我就開始感冒病,然後落枕,然後又生 ulser。結果回來三大計劃,寫paper,打球,大吃特吃,就因為這三個連續來的小病搞到無法如實進行。這幾天家裡空放著一些汽水,能看不能喝。不過 超愛的蛋捲配milo還是照吃。只是ulser被燙到的時候真不是普通的痛,真的是邊吃邊流淚。

話說朋友們個個多多少少都在為工作煩。很多人都說能繼續讀書最好。我想說無論做什麼,年齡到了總有壓力。人羨慕我逍遙自在,我還羨慕人存款實在。只希望這 一次出去真的可以趕快將東西弄完順利畢業,下一步要讀要工才能繼續打算。祈禱一切順利呀。難不成真的還得弄來個背水一戰,說個什麼豪語,不交論文不頂方帽 誓不返鄉之類的話鼓勵自己嗎?還是安慰安慰自己先吧。正所謂條條道路通羅馬,只是我選這條路在塞車,因為我在馬六甲。

泗里街,又要說再見了。期待著明年的農曆新年。不過在那之前,時間呀時間,別過得太快了呀。我還得度過好多個不知實驗如何進行的早晨,好多個提不起勁做事 的中午,好多個不知理論是否正確的下午,好多個擠不出字的黃昏,然後在某個夜晚將這些集結成一本論文,這時我才可以深呼一口氣說:“去你的碩士,老子領教 了!”

p/s: 可以去Google“感覺時間越來越快”,有比較靠譜的解釋。不過我沒讀就是,太冗長了。

2015年1月29日星期四

校園取走的美好


進了小學,離開之際遺漏了一樣東西在班上抽屜裡。
進了中學,離開之際遺棄了一樣東西在校園操場上。
進了大學,這麼多年了還沒能離開。我緊抓著身上僅剩的一點東西,心想,這一次絕對不能再落下任何東西了。

我摸了摸口袋,確保一切都在,卻突然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是搞丟某樣東西。
抽屜裡的童真,操場上的單純,還有過了期的青春,怎麼保存?

小學的童真,忘了就忘了。發現遺漏時我沒打算找回,那東西,就放在抽屜裡留給還在小學裡的小學生吧。

中學的單純,我自己丟了。曾想過要撿回,但我轉身之後才發現,單純那灘被我潑出去的水,早已被操場上的高溫蒸發耗盡,不知所踪。

大學的青春,我以為有保用證書,肆無忌憚地揮霍。直到有一天,赫然發現青春被磨損殆盡,急急忙忙挖出那張保用單,卻發現它早已褪色,連保用期限都看不見。

有些人離開小學後成功把童真保留住,但其他人不認得那是童真。他們說,你那是天真。

有些人離開中學後成功把單純收留住,但其他人不珍惜那個單純。單純最後變成傷痕。

至於青春,沒有人成功保住。但卻因此,所有人誤以為自己認得且珍惜青春。他們總愛說:那就是青春。

我看見小學生在奔跑,中學生在胡鬧,大學生像個月亮在白天睡覺。
我說看啊,童真在跑,單純在鬧,青春在閃耀,而我,兀自微笑。
集童真、單純和青春於一身之物

2014年10月12日星期日

隨遇而安

小學時,我們無法想像Facebook的出現。當時我們流行一種東西,叫做紀念冊。我們買一本精美的書本,互相傳遞,互相留言。現在facebook裡也有留言,可是相較之下,當時的留言珍貴得多了。原因在於每一個人得到某一個人的紀念冊的機會只有一次,也就是說對於某一個人,我們只有一次留言的機會。

當時寫紀念冊有趣的是,當你身邊的朋友一個一個接到到某某人的紀念冊時,你就會在想,怎麼都不給我寫?難道我跟他交情不夠好嗎?不然就是你派你自己的紀念冊時,或許你認為是某人的字體潦草,或許是你認為他在班上太吵,或許你單純的只​​是認為他腦袋生草,總之為了某種原因,不想他的留言出現在你的紀念冊上,但他身邊的朋友一一都寫了你的紀念冊了,唯獨剩下沒讓他沒寫,好像過意不去。最後你忍痛讓他在你的紀念冊留下那一頁污點。這種種的觀察、期待、掙扎、妥協,大概就是紀念冊這本課本,為那年齡的小學生上的第一堂《人際關係》課吧。

經過了漫長的期待,某本紀念終於降臨到你手上時,別以為這唯一一次機會的留言,我們可以寫得多麼特別。事實上,那個年齡的我們,完全不知道該寫什麼。第一步,翻開其他人所寫的,一頁一頁的“參考”。這也是比較遲輪到的好處,可以八卦參考別人的留言。參考完後,簡單多了。個人基本資料,姓名(中英文)、電話(家裡電話,當時小學生拿手提電話,那麼現在的土豪、富二代這些名詞應該就是為你而設的吧)、性別(當時只有男和女兩個選項)、地址(有五個號碼postcode那種,不是有@的那種)、興趣/愛好之類的。還有什麼個人資料好寫我也想不起來了,很明顯我是常常“參考”那一個,接著就是一些祝福語之類的。

當時紀念冊上還流行一樣東西,叫做座右銘。其實當時什麼是座右銘還不太清楚,可是人人都有一個,啊我沒有,那不是遜斃了。於是大家各出奇招,有的抄名句精華;有的借名人語錄;有的拼命押韻壓死你;有的丟英文嚇死你;有的裝深奧淹死你。
——有志者,事竟成;有錢者,屋四層——
——天蒼蒼,野茫茫,UPSR別太難——
——我名叫劉伊雪,左名叫劉,中名叫伊,右名叫雪。我左右名叫留血——
——人生就是不停的跌倒,爬起來,再跌倒,再爬起來。只要爬起來的次數比跌倒多一次,代表你接下來將面臨的是跌倒——

好了,廢完了。其實現在才進入主題。我想說的只是,就算到了現在這個年齡我都沒有什麼座右銘,更別說當時還是小學生了。如果要我選一個,我會選簡單的四個字:
——隨—遇—而—安——
這四個字算是我至今為止的簡短寫照吧,尤其是在學業上。畢竟這20年來我的身份都是個學生,人生較為重大的事還是在學業裡。從小學時期,我就不喜歡讀書,只專注在我喜歡的科目上。馬來文和英文課完全沒在聽,imbuhan 和past tense present tense完全搞不懂,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我還記得那一年我的成績都是在二、三十名的,最後一次不知為何考進前十名,還清楚記得是第八。但我認為那只是個意外,對UPSR沒太大期待。後來UPSR放榜時,成績大大出乎我的意料,驚喜程度可說是不可置信。我通知家人時,其實是期待驚喜與稱讚的,畢竟我認為自己的成績算是奇蹟。後來我記得我得到的反應是一個字:“哦。”
我倒是沒有失望,畢竟那個年紀的我有太多事要做要玩要慶祝,沒時間失望。我大概就只是:“通知完畢,我繼續去下棋啦,”然後一溜煙的跑回大考後,不需要上課的課室下棋。“哦~原來這個成績只是我應得的。”這個念頭在我腦海一閃而過,接著腦袋裡只剩下:“馬後砲死棋!不要被雙炮攻。'別笑!那個年代,小學生會這兩招就可以位於高手之列了。

之後上了中學也一直在混。最誇張的還是我的英文。當時同班有來自英校小學的同學,感覺他們一個個英文超好,有幾個還是特別超級無敵的好,其實蠻自卑的。幸好當時數學還不錯,加上有代表學校參加一些比賽,用那一點點自豪掩飾了自卑。還記得Form 2和Form 5各自發生裡一件趣事。有一年老師把我的作文裡的句子抄在黑板上,然後問同學有沒有人明白我要表達的意思,可以幫忙改正。結果沒有人,成為了大家的笑柄。我上台領考卷時,老師還語重心長的告訴我要加油,form 2了英文程度還這樣很難有救了之類的話。
Form 5時候,我的英文作文成為了其他人學習的材料。很立志對吧?Form 2時被笑英文差,發奮圖強,到了form 5人人拿著我的英文作文學習。錯了!立志的事不會發生在我這種boh liang boh zuak(福建話不涼不熱)的人身上。事實是我班的英文老師複印我的作文,塗去我的名字,分給另外一班成為他們學習修改grammar mistake的功課。那我怎麼知道的?那一班是文祥的班,而我那模擬小草飄逸形態的字體,簡稱潦草字體,十分具有特色,一眼就被認出來了。

應該是我運氣不錯,PMR和SPM成績都還不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很大的因素是因為我身邊有群努力的朋友。看到他們用功讀書,我當然也要跟着。他們到圖書館去溫習,我一個人去網咖也無聊,只好一塊兒去溫習。考SPM前,一群朋友計劃着要去Russia讀醫學,他們有個目標,要努力考好SPM去讀醫學。我不知道讀什麼,但我怕血,所以這次不能再跟大隊了。沒有目標,所以就自動上了Form 6。結果Form 6時西洋棋和籃球代表州和縣,算是彌補了中學時期的遺憾。雖然是以form 6的高齡算是以大欺小,不過我才不管。至少因此我認為上Form 6值得了。

之後選大學,來MMU最大的因素是兆偉在這裡。政府大學錄取單出了,不去那裡的原因,說是科系不太適合,事實上是在馬六甲安頓好了,認識朋友了,不想走了。回頭看這一切,我發現我做的決定就是不做決定。沒目標、跟大隊、走一步算一步、最少的煩惱就是最好的選擇。一路走來,就算我什麼都不做不煩,順勢而為,最後都順順利利,因此我常認為船到橋頭自然直。

因為隨遇而安,所以隨遇而安。

第一個安,是安全的安,安全的結果。第二個安是安然的安,是心裡安然自處的狀態。
之前每一次遇到事情,最後我都可以安全度過,所以這一次我遇到事情,我也就可以安然自處。

這就是我一直以來的處事態度。但最近出現了一點變化。那個安全的結果一直不出現,所以我無法再安然的自處了。這一次讀的master,當時也是看到有這個機會就繼續讀,以為時間到了自然就會畢業。可是如今時間越來越近,卻看不見平時應該快出現的橋頭,橋頭不現,船要如何直?快兩年了,常被人問master什麼時候畢業,說真的無法回答,因為暫時還看不見那一個掛著畢業的碼頭。有時會很想去旅行,不過想想master都還沒搞定,去旅行要買很重的check-in luggage,因為裡面要裝滿了內疚。所以決定畢業後要找個地方去旅行,但再想想,什麼時候可以畢業?越想越急;越急,則越焦;焦,則不眠。套句王大錘的名言,畢業不了這件事,現在想想還真的有點小失眠呢。

從另外一個角度想,可以想像到,要是畢業後,再回頭看看這一段時間的煩惱、掙扎,一定覺得另有一番滋味,說不定還回味無窮。希望這一切可以快點發生,到時我又可以說了,沒什麼好擔心了,一切~——~,隨遇而安。到時我一定再會寫一篇文章,然後引用王大錘的台詞:“萬萬沒想到,最後我還是成功畢業了。”

我決定安慰自己,讓自己別太擔心了,:“別想太多了,一切以畢業為重!”
——嗯,我果然不是安慰人的料。更擔心了。——

ps:前面說的班上太吵、腦袋生草,基本上都是我本人。最後,字體潦草,敬請見諒^_^